一场8个人的酒局过后第二天,54岁的陕西男子侯某死在了医院。死亡原因是重型颅脑损伤,硬膜外血肿,颅骨骨折,脑疝。

  侯某的家人存有多份证据显示,酒局散后,一同饮酒的男子冯某在搀扶已经醉酒的侯某时,二人曾有过摔倒,但侯某未被送医,而是去了酒店休息,直到次日发现异样。

  诊断证明显示,抵达医院时,已过去15个小时左右,送医当晚侯某死亡。

  侯某的家人告诉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说,摔倒导致侯某受伤,冯某明知此事仍未及时送医,才导致侯某死亡,冯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

  冯某说,这只是一场意外,他当时也处于醉酒状态,没注意侯某是否受伤。

  对于冯某是否涉嫌犯罪,成为双方争论的焦点。

  8人酒局

  事情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至今,此事仍困扰着涉事双方很多人。

  侯某今年54岁,是名商人。他与冯某相识在一家健身房内。

  冯某说,侯某比自己年长几岁,二人相识多年,关系很好,除了都有健身的爱好,彼此也爱喝酒,每周都会聚上几次,甚至一度还曾想结拜异姓兄弟。

  8月24日晚,在西安城区一饭店内,侯某参加了这场酒局,席间共有8人。

  侯某的家人说,侯某不认识酒局的发起者,是冯某邀请他去的。

  冯某说,事发当天,侯某多次给他打电话说好久没喝酒了,晚上一起喝一顿。恰好当晚他的朋友有场酒局,他便问侯某去不去,经侯某同意后,二人一起赴宴。

  上游新闻记者经过多方证实,这场酒局除一人未饮酒外,1人喝的啤酒,有6人喝了4瓶白酒。“每瓶1斤装。”冯某说。

  参加酒局的多名受访者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酒局期间,彼此间没有劝酒,第二瓶喝完后,侯某曾主动提议开第三瓶。

  冯某说,他俩经常一起喝酒,他知道侯某酒量一直很好,席间又很开心,便未阻拦。

  冯某和侯某喝了多少?多名受访者的记忆已经模糊,他们认为,二人喝得都差不多,在七两左右。

  酒局结束后,侯某独自离开。

  冯某说,他上厕所回来,没看到侯某,于是多次拨打其电话寻找。“电话接通了,但他只是‘嗯’‘嗯’的不说话。”冯某说,他以为侯某已经回家,于是也和朋友一起离开了饭店。

  参加酒局者均表示,酒局期间,彼此都很开心,没出现任何异常,离开时,还说下次再聚。但没想到,第二晚,侯某便死在了医院,此事至今令每个人都苦恼不已。

  ▲家属说,酷爱健身的侯某身体一直很好,一场酒局后发生的诸多事情导致他死亡。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医院死亡

  西安高新医院出具的出院证显示,侯某入院时间为酒局结束后的次日下午2时15分。此时距离侯某离开饭店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

  医院的诊断证明显示,医生在做体查时发现,侯某体温41.5℃,无自主呼吸,意识呈深昏迷,不能言语,刺痛无感,对光反射失效。诊断显示,重型颅脑损伤;硬膜外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颅骨骨折;脑疝。

  侯某的家人说,他们接到别人的电话才得知侯某出了事。抵达医院时,医生多次下达病危通知,经积极抢救,当晚9时50分,侯某心电图呈直线,宣布临床死亡。

  对于侯某的死因,家属存有异议。侯某的家人说,侯某身体一直很好,长期锻炼,还多次参加过长跑比赛,没有什么疾病。

  由于侯某头部有外伤,医生认为,侯某属于非正常死亡,侯某家人选择报警。

  一起摔倒

  事后证实,侯某独自离开饭店后,当晚11时许,一名路人发现了侯某。

  证据显示,当时,侯某独自一人躺在路边,路人试图将他叫醒,但侯某没有反应,此时,路人也并没有发现侯某有外伤,认为侯某只是喝醉了,于是路人用侯某手机拨打了最后打入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冯某。

  冯某说,他正在回家的路上,接到路人的电话后,得知侯某一人躺在路边有些担心,于是,赶紧让朋友开车带他去找侯某。

  就在路人等待冯某期间,又有巡警路过,也来询问侯某情况,在与冯某取得联系后,巡警和路人一起等待冯某的到来。

  冯某和朋友来到后,将侯某扶上了车。此后,冯某并没有将侯某送回家,而是将其送往一家酒店。

  冯某解释说,他不知道冯某家的具体位置,经过商议,由朋友开车,他们将侯某送往一家快捷酒店。“因为他公司就在酒店对面。”冯某说。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多份视频显示,几人驾车抵达酒店时,已接近凌晨。冯某曾下车帮忙停车,之后冯某曾多次尝试将侯某扶下车,但一直没有成功。直到将侯某扶起,侯某的身体和冯某一同失去平衡,抱在一起先后倒地。

  侯某的家人认为,这一摔是导致了侯某头部受伤的主要原因。

  监控显示,二人摔倒后,冯某站了起来,但侯某一直躺在地上,期间,冯某与朋友一直在查看。

  冯某说,侯某一直站不起来,当时他认为侯某喝多了,一直在想办法将他扶起,准备送往酒店休息。由于事发地灯光昏暗,他也喝醉了,意识模糊,没有注意到侯某是否受伤。

  监控显示,由于侯某行走困难,冯某和另一男子将其架入酒店。

  到了酒店内,有酒店工作人员看到侯某头上有血渍,曾问过是否需要去医院。

  冯某的朋友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她没见到侯某有伤,倒是冯某手臂有刮伤,还留了血,她还向酒店的工作人员要了棉签,擦了蹭到身上的血渍。

  冯某说,当时他已经处于醉酒状态,意识模糊,没注意侯某是否有伤。“我俩那么好的兄弟,如果他真受伤了,我怎么可能不送他去医院?”

  在酒店,冯某开了两间房。有证据显示,事后有一名女子来到酒店负责照顾侯某。据悉,该女子是冯某和侯某的朋友。冯某住在了隔壁房间。

  上游新闻记者曾联系该女子,但她拒绝了采访。

  证据显示,在该女子的印象中,侯某一直在吐,冯某也喝多了。她与侯某进入房间后,侯某偶尔会吐,之后睡着打呼噜,她认为,肯定是喝多了,也未发现异常,该女子在房间也独自睡去。

  多名受访者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次日10时许,冯某等人去叫侯某起来吃饭时发现了异常,冯某拨打了120,将侯某送往医院。

  ▲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显示,侯某头部遭遇损伤。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过失致人死亡?

  对于侯某之死,其家人难以接受。

  侯某的家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侯某是家中的顶梁柱,现有一个7岁的孩子需要抚养,现在他死了,家里变得很困难。事发后,多人推诿此事让家人心寒。

  对于侯某的死因,侯某的家人认为,冯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

  侯某的家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侯某醉酒后,冯某没有将他送回家,反而找了一个女子陪他去了酒店,而且二人一起摔倒后,冯某明明发现侯某受伤,也没有将人送往医院,期间有15小时没有处理,由此造成侯某伤势恶化并导致其死亡。

  冯某和另一名受访者均认为,此事仅仅是场意外。“我们也不想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我俩是关系特别好的兄弟,如果我真发现他受伤了,我怎么可能不送他医院?”冯某说。

  冯某说,侯某之死令他十分悲痛,事发后,他曾主动找到侯某的家人,希望对其家人进行赔偿,还托过中间人处理此事,希望尽最大可能安抚侯某的家人。但由于赔偿金额问题,双方一直存在争议,导致此事一直没有化解。“我们几个四处筹钱,借了80万元,希望得到他们的原谅,但他们想要的更多。”

  对于冯某说法,侯某的家人并不接受。

  侯某的家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侯某死后,冯某确实来找过他们提出赔偿,但他们要的不是赔偿,而是想搞清楚事情真相,此事究竟是不是冯某过失导致侯某的死亡。“我们不接受他们私了,我们只接受法院的公正判决。”

  ▲侯某之死引发争议,10月13日,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做出不立案决定,对此家属存有异议。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不予立案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侯某家属报警后,由于此事争议较大,派出所调查后提级到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进行调查。据悉,警方还成立了专班负责此事。

  多名受访者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们曾多次前往警局做笔录,警方也多次对此事进行核查。

  事发两个月后的10月13日,受理此事的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向侯某家属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不予立案通知书》显示,冯某没有犯罪事实。

  侯某的家人提供的一段录音显示,警方告知他们,冯某在酒后判断意识下降,且自身未受过医学教育,不能预见死亡结果的发生。

  对此,侯某的家人并不认可。

  侯某的家人认为,冯某醉酒后能挪车,并能亲自去酒店办理入住手续,这说明冯某意识清醒,酒后判断意识没有下降。同时,头部受伤可能引发多种疾病,这是常识,不需要医学教育就该知道。冯某作为一名成年人应该可以预见引发的后果。这些都不可以证明冯某逃避其疏忽大意过失致人死亡的理由。并且至今警方未做法医鉴定,侯某真正死因也不知晓。

  由于对《不予立案通知书》存有异议,目前,侯某的家人已向当地警方提起复议。

  10月21日,侯某的家人曾咨询当地检察院后获悉,若对警方复议再有异议,也可向检察院递交申请。

  多名受访者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这场酒局过后引发的侯某之死,至今仍困扰着他们。

  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友情提示

本站部分转载文章,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管理员邮箱:104246360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