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特朗普这步棋,开始起作用

  截至今天,美国总统特朗普输掉了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已经是一个既定事实了。不论特朗普本人承认与否,他都要在明年1月20日之前让出白宫给赢得大选的美国前副总统拜登。

  然而,即便他留在总统位置上时日不多,但他在这次大选前给美国留下的一个“遗产”却已经开始发挥了作用,更在近日给美国的防疫工作埋下了一颗“炸弹”…..

  这个“遗产”,便是特朗普及其所属的共和党在今年10月底通过任命的美国最高法院新任大法官艾米·巴雷特。

  (图为特朗普与巴雷特,截图来自美国之音的报道)

  根据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近日,这位巴雷特大法官就在涉及美国纽约州疫情防控政策的一个裁决上,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从《纽约时报》的报道来看,这起案件的主要内容是美国纽约州出于防疫需要而限制宗教场所活动的做法,是否违反了美国宪法。该报称,在今年6月和7月,这样的争议在美国加州和内华达州也曾出现过,并也闹到了最高法院。

  彼时,在由9名大法官组成的美国最高法院中,当时有4名自由派大法官认为州政府限制宗教场所的活动是正确的,也有4名美国保守派大法官认为加州和内华达州的做法是错误的。但由于立场相对中立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站在了自由派这边,于是,根据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美国最高法院以5对4的结果裁定那两个州没有违反美国的宪法。

  (截图来自当时《纽约时报》的报道)

  可今年9月,4名美国自由派大法官中的金斯伯格不幸病故了。于是,特朗普和他所属的共和党立刻行动了起来,赶在11月大选前将信奉天主教且立场保守的巴雷特送入了美国最高法院,填补了金斯伯格的空缺。这也直接导致美国最高法院中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形势发生了逆转,保守派在人数上占据了多数。

  结果,在如今面对纽约州这个与之前的加州和内华达州几乎一样的案子时,美国最高法院就给出了完全相反的裁决——虽然首席大法官罗伯茨这次仍然选择站在自由派一边,认为纽约州也没有做错,可他们一共只有4人了,而随着巴雷特的加入,保守派的5人很容易就凭借人数上的优势做出了不利于纽约州的判决。最终,美国最高法院就这样以5对4的结果,裁定纽约州因防疫需要而限制宗教场所的活动是错误的,必须取消。

  一名认为纽约州做法错误的保守派大法官还在这份裁决中表示,虽然疫情带来了很多挑战,但根据美国宪法的规定,既然纽约允许自行车店和酒铺可以开门,就应该也允许宗教场所开门,不该在世俗活动和宗教活动间厚此薄彼。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的报道)

  不过,不少关心美国防疫工作的网民对于这样的裁决是很不满的。在他们看来,这些保守派法官是在偷换概念。而且大量美国的公共卫生专家乃至美国疾控中心的资料都显示,教堂等宗教场所是容易爆发聚集性疫情的高风险区域,因为这些地方最容易出现人群聚集。

  在美国的社交网站“推特”上,一位网民就吐槽说:白痴吧!自行车店和酒铺等店铺可不会像教堂那样出现大量人群聚集啊!

  另一名网民则发了这样一张图片调侃此事:

  但特朗普那些保守派的支持者以及保守派宗教分子,对于美国最高法的这个新裁决就非常兴奋了,认为这成功捍卫了美国的价值观与传统。

  相关阅读:深度巴雷特就任大法官,最高法院“右倾”将如何影响美国

  

  美国国会参议院26日表决确认总统特朗普对埃米·科尼·巴雷特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巴雷特当晚在白宫宣誓就职。分析认为,随着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这一任命对特朗普及其所在政党来说是一大利好。长期来看,最高法院的权力天平就此“右倾”,或对美国诸多热点议题产生深远影响。

  151年来首次

  9月18日,时任大法官金斯伯格因病逝世,触发了一场共和民主两党之间的“补位战”,也令美国大选风向再次生变。就在一周后,特朗普宣布提名巴雷特接替金斯伯格,参议院本月初开始提名听证。

  由于共和党人目前以53对47的议席优势把持参议院,巴雷特提名通过几乎已是定局。26日,参议院表决结果为52票赞成、48票反对,一名共和党参议员苏珊·柯林斯和所有民主党参议员投下反对票。柯林斯表示,她不投支持票是因为大选就在眼前。

  “这是151年来首次在没有任何少数党成员支持的情况下,任命一名大法官,这表明华盛顿在司法提名方面的斗争已变得多么激烈。”《纽约时报》写道。这也是大法官首次在距离大选仅剩8天之际得到提名确认。

  “巴雷特就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可谓美国司法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同济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院院长夏立平教授说。

  表决结果公布后不久,巴雷特在白宫宣誓就职。在特朗普和几名共和党参议员注视下,巴雷特誓言将毫无畏惧、毫无偏袒地履行职责,并将独立于政治派别和偏好之外行事。

  “一名法官不仅宣布独立于国会和总统,还宣布独立于可能会让她感动的个人信仰……我的美国同胞们,尽管我们法官不用面对选举,但我们仍然为你们工作。”她说。

  “这对美国、对美国宪法、对公平公正的法治来说,都是重要的一天。”特朗普在仪式上说。

  保守派人士

  现年48岁的巴雷特出生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毕业于圣母大学法学院。2017年获特朗普提名,出任位于芝加哥的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

  美联社称,从鲜为人知的大学法学教授到获得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巴雷特只用了4年。特朗普称赞其“杰出”“有天赋”,并呼吁参议院“迅速”批准其大法官提名。

  眼下,巴雷特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115位最高法院大法官、第5位女性大法官和目前最年轻的大法官。《华盛顿邮报》称,巴雷特曾任已故保守派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的助理,她几乎肯定会走一条与金斯伯格完全不同的路线。

  对于堕胎、气候变化等重要议题所持立场,巴雷特措辞谨慎。她在提名听证会上避免阐明自己的法律观点,拒绝回答当选后是否会受理有关大选结果争议的诉讼,引发多名民主党参议员不满。

  但外界普遍认为,巴雷特在堕胎、医保等一系列问题上持保守立场,支持广泛拥枪权利、支持对非法移民采取强硬措施、持保守宗教立场,颇受美国社会保守派和宗教右翼人士欢迎。

  特朗普的利好

  从提名到听证再到就职,共和党人力推巴雷特在11月3日大选前走进最高法院。“在大选前的最后一刻,这给特朗普和共和党带来了胜利。”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说,这一人事变动对特朗普阵营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这将进一步动员特朗普的“基本盘”,刺激保守派选民的投票热情。

  据悉,巴雷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而天主教徒是关键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的重要选民群体,提名她可能有助于特朗普在该州争取更多支持。

  夏立平指出,从目前民调来看,拜登持续领先,但特朗普还有三个大招可以反败为胜,其中两个与最高法院有关。一是特朗普指称邮寄选票涉嫌舞弊,而最高法院的裁定将对是否重新计票产生影响。二是特朗普近来指称民主党人阴谋策划将他卷进“通俄门”,呼吁展开调查,最终可能诉诸最高法院。再次,无论胜选与否,特朗普都已按照自己的意志重塑最高法院。

  巴雷特已经是特朗普第一任期内提名的第三名最高法院大法官。另据美媒报道,近四年来,共和党人已经“安插”了162名新的地区法院法官和53名上诉法院法官,约占整个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的三分之一。

  突显激烈党争

  《华盛顿邮报》指出,这场“补位战”是在6000多万美国人已为总统选举提前投票的背景下进行的。多年来,参议院陷入了针锋相对的冲突,这场司法之争也令党派之争愈演愈烈。

  民主党人多次批评特朗普等共和党人急于扩大最高法院中的保守派势力,以便最高法院今后可能受理选举结果争议诉讼时,作出偏向共和党一方的裁决。“由于理念不同 ,两党可能会将斗争激烈的议题诉诸最高法院,”韦宗友说。

  周一晚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其竞选团队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这一“仓促又无先例可循”的任命“提醒每个美国人,你们的选票很重要”。拜登还曾表示,若他当选总统,他将考虑任命一个跨党派委员会来研究最高法院改革问题。此前最新民调显示,大部分人认为应当在选举年过后再填补金斯伯格留下的空缺。

  分析指出,民主党人之所以对巴雷特的提名忧心忡忡,是因为最高法院“右转”将对种族、投票、枪支等领域的判例产生影响。尽管民主党强烈反对,甚至几度试图拖延和抵制参议院对巴雷特的听证任命,却因少数党地位而未能成功。

  社会影响深远

  长期来看,最高法院的权力天平就此“右倾”,将对堕胎、医保、总统职权和死刑等诸多议题产生深远影响。尽管联邦大法官享有超脱政治的声誉,但其在推动形成美国诸多热点议题的政策方面举足轻重。

  特朗普早前表示,任命联邦法官尤其是联邦最高法院法官,“是(美国)总统能做的最大一件事,因为它为美国未来四五十年定下了基调”。

  巴雷特就职后,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人数比例从5比4变为6比3,最高法院格局彻底重塑,并使该院由保守派主导的局面持续更长时间。即使共和党人在下周选举中落败,这一遗产也将持续下去。

  韦宗友指出,大法官任期为终身制,而巴雷特年仅48岁。可以预计,今后几十年,最高法院构成的变化将对美国社会经济文化产生影响,移民和堕胎等问题将朝着保守趋势演进,自由化的势头同时得到遏制。

  路透社称,这一任命可能会为保守派做出限制堕胎权、扩大持枪权和限制投票权等裁决铺平道路。奥巴马执政期间通过的《平价医疗法案》的命运,甚至与2020年总统选举有关的争议也将受此影响。

  据悉,最高法院定于11月10日开庭审理特朗普和多个共和党领导的州政府要求废止《平价医疗法案》的诉讼。韦宗友说,这一审理受到两党密切关注,尤其牵动民主党神经。此外,堕胎等关乎普通百姓的议题也将引起社会关注。

  至于最高法院可能会审理特朗普的税务问题,专家认为最高法院将会秉公执法。但若特朗普赢得连任,税务问题还可以再拖四年,不会对其造成太大打击。但若败选,最高法院将根据调查结果来做出裁决,新任总统也不会坐视不理。

  夏立平指出,如今美国社会严重撕裂,保守派和自由派分歧越发不可调和。纵观历史,美国社会的进步往往由最高法院作出有利于自由派的裁决推动。随着最高法院“右转”,最高法院通过司法来调节社会矛盾的作用将大大减弱。

友情提示

本站部分转载文章,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管理员邮箱:104246360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