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平被枪杀前日记公开:为600教师讨薪,预感“也许我要倒霉了”
          

17年前,湖南曾发生一起命案。2002年4月26日,时年32岁的益阳教师李尚平遭枪杀,家属认为死亡与举报事件相关:17年前,其曾举报当地官员巧立名目,克扣和挪用教师工资。该案至今未找到真凶,7月2日,湖南省公安厅回应已成立专案组调查。

李尚平被枪杀前日记公开:为600教师讨薪,预感“也许我要倒霉了”

据南方周末2002年报道,益阳市龙光桥镇南塘中学老师李尚平倒在离家300米的路边,头部鲜血淋漓。起初警方宣称其死于“交通事故”,家属强烈质疑后尸检认定,李尚平耳后大洞是枪击造成,弹药从嘴角穿过大脑,从右耳后出来——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

上述报道提到,李尚平被称为教师队伍的“斗士”,公认的“敢于直言”,是让个别部门头疼的“刺头”。生前,其围绕全镇30多所学校635名教师工资被扣发问题,曾带领教师质问领导,后又写了《这些教育领导心太黑了》文章发到多个网站。

李尚平的妻子回忆,教师们拿到工资后,他仍不罢手,继续追查以前欠发的工资,使得形势更为紧张。2002年4月中旬前后,李尚平情绪突然低落,莫名其妙地说,也许有一天会在“一种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死去。几天后,他被枪击身亡。

李尚平被枪杀前日记公开:为600教师讨薪,预感“也许我要倒霉了”

17年过去,“真凶”至今仍未查获。7月3日,李尚平的姐姐在今日头条发布弟弟在世时写的举报文章《这些教育领导心太黑了》,具体内容如下:

我是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龙光桥镇的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我的父亲是一位在农村基层从事教育工作近40年的老教师,从他在我家的堂屋里办起我们村的第一个小学开始,他就忠诚地将他的毕生心血都奉献给了教育事业。

在他的影响下,我和我唯一的一个姐姐都走上了教育岗位,我的妻子也是一位中学教师,我们家称得上是“教育世家”。对于教育事业,我们全家都怀着最美好的感情,也为它奉献着我们的一切。

可是,近些年来,基层教育的风气越来越差,真的是每况愈下。问题很多,比如:

1、任人唯亲,常常无缘无故调动教师的工作,以此逼迫教师去送礼。我父亲总是怀念他的过去,那时候只要安心教书,根本用不着考虑什么下岗分流的问题了。现在我们这里虽然没有一个教师下岗,但已经喊了好几年了,喊得教师们人心惶惶,无法安心从事教学工作。我父亲总是说,十多年前,一个教师,只要教学水平高,自然就会受到重视和提拔。可是现在,选拔任用干部全靠有靠山或者请客送礼,上至教育局领导下至中小学校长,无不如此。

2、随意克扣、挪用、拖欠教师工资。教育主管部门乃至地方政府常常巧立名目,随意克扣、挪用或者拖欠教师工资。我们这里的教师甚至害怕加工资。因为每次加工资,我们的往往不能到位,拖欠到无法再拖的时候,政府部门总是以这样或者那样的借口,把该补发的工资扣掉。而且,到底扣了多少,交到那里去了,从来都是暗箱操作,教师们自己的工资被扣掉了却不知去向。

问题很多,我不想一一列举来耽误你们太多的时间,下面我想反映几个具体问题,不知道你们对这样的“小事”有没有兴趣: 我所在的龙光桥联校(教育局下属的一级教育行政机构)全体工作人员不到10人,下辖教师约800人(含退休人员)。我们这里存在着这样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已经在广大教师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1、2000年微调了一次工资,我们周边的其他联校都发放到位了(每人约450元),只有我们联校的教师现在还没看到这笔钱,据说已经被“抹掉”了。

2、2000年全镇教师被无故扣发了两个月的误餐费120元,据说原因是因为联校领导违规给全镇中小学生订资料为他们的小集团谋取利益,有一位老教师反映情况到党报《湖南日报》,所以联校领导决定扣掉每人120元的误餐费,一是杀鸡儆猴,二是作为他们为掩盖此事去报社打点的费用并乘机捞几个。

3、虽然老师们都把医疗发票交上去了,工资中也早就被扣去了医疗保险金,但到现在为止,2000年的医药费还没有发下来。

4、我们到房改办去查问了,虽然联校从老师们的工资中按月扣除了住房公积金,但我们全镇教师的住房公积金只上缴到1999年,后面的都没有缴纳。听说养老保险金也是如此,没有足额上缴。

另外,由于龙光桥镇政府拖欠赫山区区财政的教育附加费,以致区财政扣发全镇教师12月份的工资。“师公斗法,病人吃亏”,这两家一个挪用教育经费,得了实惠,另一家“羊毛出在羊身上”,落个潇洒,吃亏的还是我们这些老老实实在教育一线工作的教师。

这些情况我们通过正常渠道反映过,打过市长热线,但毫无结果。万般无奈,只好向你们反映了。也许这样的问题对于你们来说是小事,但包括我在内的很多教师都觉得它关系到人心的稳定,实在是件大事。而且一个人数不到十个的小小联校,何以如此大胆,上百万资金不知弄到哪里去了,对800多教师连个交代也没有!这样的情况,值得政府主管部门深思,也值得社会上每一个重视教育的有识之士深思。

李尚平被枪杀前日记公开:为600教师讨薪,预感“也许我要倒霉了”

当年1月15日,李尚平在日记里还提到,给《焦点网谈》栏目写信反映上述内容,为600多名教师要工资。两个月后,据中国教育资讯报(现中国教师报)记者马朝宏缩写的《一位教师的意外死亡》,其在日记中再次记录事件进展(节选):

星期五 2002年3月15日 雨后晴

XX回家后特意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12月份的工资仍然没有来。晚上写了一段文字,标题为《湖南益阳600教师2001年12月工资被黑了!》,内容如下:

接着就是双休日了,可以开开心心地休息两天了,可是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龙光桥镇的600名教师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今天是镇政府约定工资到位的日子,可是有人去了银行,却被告知,2001年12月份的工资还是没有。

收入相对微薄的教师们多方打听才知道,因为龙光桥镇政府拖欠赫山区财政的教育费附加上缴款,所以区财政就扣掉全镇教师的工资作抵。

春节前镇政府的有关领导承诺,一定在过年前让教师们的工资到位。大年过了,新的学期开始了。镇政府给了新的说法:3月15日以前一定到位!轻轻的一句话,就使得教师们满怀欣喜,认真投入到开学工作中去了。

可是到今天,大家才发现又一次被愚弄了!而且传来一个新的说法:新任的镇政府领导说这是前任遗留的问题,他‘新官不理旧事’。

有老师给市长热线打了电话。这是第三次了。可是答复还是和前两次一样。市长热线也无能为力,要老师们向赫山区政府反映。赫山区政府说,去找教育局!那位老师告诉他,工资由财政统一发放。那个声音马上说,那去找财政局!老师说,是因为龙光桥镇政府欠了财政的上缴款才导致扣工资的。那个声音更不耐烦了,那去找镇政府!说着就把电话挂了。

然后,老师们想到了媒体。每月除了500多块总是姗姗来迟的工资之外,毫无隐性收入的农村穷教师们没法把一个月工资看做‘区区几百块’。

有谁来过问呢?从法律上来看,这些随意克扣我们工资的人至少违反《教师法》和《劳动法》,有谁来关心我们?

3天后,李尚平再次在红网发贴称,益阳市赫山区龙光桥镇800教师2001年12月工资被黑了!

他提到,湖南都市频道记者打来电话说,明天将来益阳采访此事。“我真的很高兴,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我们全镇800教师高兴。终于有人倾听我们的声音,有人关注我们的遭遇了!”其表示,无论事情能否得到解决,都要发自内心地说:谢谢你们!!谢谢!!!

李尚平被枪杀前日记公开:为600教师讨薪,预感“也许我要倒霉了”

据媒体报道,在李尚平努力下,拖欠工资的事情在湖南都市频道做了专门报道。有关部门迫于舆论压力,向龙光桥镇老师们补发了12月份的工资。

为600多名教师拿到工资后,李尚平或许意识到自己行为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

当年3月21日,他在“红网”表示,“隐隐约约听到一个意思:也许我要倒霉了。有人在适当时候会给我小鞋穿的。不过我不会害怕,我会将斗争进行到底!必要时我将运用法律武器,对有关部门提起行政诉讼,为全体老师讨回一个公道。即使我被迫下岗,也在所不惜。”

当年4月12日,李尚平又在《一个教师的内心独白》帖子里说:我所讲的每一句话都发自我的内心。我只希望能够引起人们对于教育的一些思考,希望我们的社会能够认识到教育中潜在的巨大危机,希望每一个人都给予教育更多的、真诚的关注。

16天后,他就遇难了。

据中国教育资讯报,李尚平的妻子说,他在生前几天还一直在网上求援,希望有关部门关注一下龙光桥镇教育领域内的经济问题。其实,李尚平收入不低,完全不在乎自己少拿一点工资或是其他的福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以及查看更多回复,右上角登陆
  • spacing 1月前
    这么阳光有正义心的教师死于如此卑鄙下作的小人手里,简直是社会的悲哀
  • spacing 1月前
    一定要彻查严查,给人民和逝者一个交代!
  • spacing 1月前
    无法无天一定要把幕后黑手揪出来,还家属一个公道!
  • spacing 1月前
    被枪杀了,绝对不是一般人干的。
  • spacing 1月前
    据南方周末2002年报道,益阳市龙光桥镇南塘中学老师李尚平倒在离家300米的路边,头部鲜血淋漓。起初警方宣称其死于“交通事故”,家属强烈质疑后尸检认定,李尚平耳后大洞是枪击造成,弹药从嘴角穿过大脑,从右耳后出来——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
  • spacing 1月前
    被枪杀了,绝对不是一般人干的。
  • spacing 1月前
    17年当地派出所难道不立案调查呢???
  • spacing 1月前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公安部 @共青团中央 ,人民在等待。
  • spacing 1月前
    为什么会有枪?枪是哪里来的,必须严查啊,不光查凶手,还得查枪来自哪里?
  • spacing 1月前
    严查,追责,严惩,为死者讨回公道!
  •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