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研究局NO.643

  作者|梁建章(携程创始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网易研究局专栏作家)

  最近我在《奇葩说》节目上讲到,如果每一代人减半的话,那一百年以后,中国的人口会少于美国。一千年以后,也就是三四十代人以后,中国人还剩几个?二的三十次方,三十代以后,二的三十次方就是十个亿,现在中国也就十几亿人。也就是说如果一千年以后,大家都维持这个现状,按照中国现在的生育率延续下去的话,一千年以后就不存在中国人了。中国人作为一个文明作为一个种族,就灭绝了。

  但由于节目时间所限,我的一些观点没能在节目中详细说明,所以我写了这篇文章来补充说明几点:

  第一,“中国人千年之后灭绝”,这是从数学上来说的,但人口问题并不是纯粹的数学问题,人口发展史表明,生育率不可能千年不变,甚至,生育率在几十年之内也可能会发生巨变。比如,1970年,中国的生育率高达5.81,而到了1991年,中国的生育率就降到了2.1左右,现在更是远远低于更替水平。仅仅几十年时间,中国的生育率就从远高于更替水平降到了远低于更替水平。

  第二,我在节目上说“一千年是三四十代人”,也就是平均每代人是25~30岁,这是按现在的标准。但我们无法预测将来每代人是多少年,因为如果将来人均健康寿命大大延长了,并且生育年龄也大大推迟了,那么每代人可能不是25~30岁,而可能是35~40岁。

  第三,我在节目上说“我们一直在呼吁国家应该出台更多的政策帮助每个家庭能够有能力,有意愿生二胎的家庭,能够抚养得起去生老二”,但事实上,仅仅鼓励生二胎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考虑到不婚、不孕不育的因素,即使所有已婚并且能生育的妇女都生二胎,生育率也不到2.0,仍然低于更替水平。一个国家人口的生育率如果一直低于更替水平,那么人口终将灭绝,只是迟早问题,除非大量引进外国移民。

  事实上,日本学者和韩国学者都推算过本国人口灭绝时间。比如,根据日本东北大学的研究结论,在公元3766年8月16日这一天,或将会成为日本人灭绝的末日时钟。这个时间是日本东北大学的两位经济学家吉田浩和石垣政裕根据2014年和2015年的生育率研究出来的。2019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就2019年新生儿数首次跌下90万人的这一现状表示,“现在事态十分严峻,说是国难也不为过!”

  2014年韩国国家立法机关研究显示,在朝鲜不与韩国统一以及没有大量移民涌入韩国的前提下,如果将生育率维持在每名女性1.19名孩子的水平,韩国人将在2750年自然灭绝。

  虽然中国近几年的生育率高于日本和韩国,但2016年~2018年的中国出生人口,大约有1/4可归因于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暂时性的生育堆积。如果扣除二孩生育堆积,中国这几年的自然生育率仅有1.1左右,显著低于日本的1.42,只是稍高于近两三年的韩国。

  如果从生育意愿来看,中国人近年来的平均生育意愿远远低于日本和韩国。根据KGSS(韩国综合社会调查)和世界银行的调查数据,从2006年至2014年,韩国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5~2.55个。根据JGSS(日本综合社会调查)和世界银行的调查数据,从2000年至2012年,日本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1~2.60个。而根据国家卫计委在2017年进行的全国生育状况抽样调查数据,2006~2016年,中国育龄妇女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96个,而育龄妇女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为1.75个,可见,中国人的平均生育意愿不但显著低于日本,也显著低于韩国。

  一般来说,实际生育率是低于生育意愿的,这是因为,有些夫妇虽然想生孩子,但患了不孕不育症,或错过了生育期。而且,对于城市工薪阶层来说,许多年轻夫妇抚养一个孩子已感到压力巨大,他们即使想生二胎,但考虑到多抚养一个孩子需要付出很多金钱和精力,最终对生二胎望而却步。

  世界其他国家的经验也证实了实际生育率低于生育意愿的结论。比如,从2000年至2012年,日本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1~2.60个,但实际生育率在1.25~1.41之间。从2006年至2014年,韩国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5~2.55个,但实际生育率在1.1至1.3之间。

  参考日本和韩国的情况,按照中国的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96个、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为1.75个这种生育意愿,如果全面放开生育,那么,中国的实际生育率可能只有1.1左右。如果生育率长期保持1.1,这意味着每过一代人,出生人口就会减半。所以仅仅放开生育是远远不够的,中国必须推出大力鼓励生育的政策,才能扭转低生育率的颓势。

  回到本文的主题:中国人千年之后是否会灭绝?我的回答是:如果中国不能有效提高生育率,生育率仅有更替水平的一半(即1.1左右),那么按照每一代人减半的速度,中国人千年之后将会灭绝,这不是耸人听闻,而是在目前趋势下的理性判断。在目前来说,中国还没有全面放开生育,更没有大力鼓励生育。而且,中国要提升生育率还面临以下几种不利因素:

  第一,“养儿防老”是以前多生的经济动因,但随着养老社会化的普及和社会观念的改变,这个动力已经基本消失。即使那些愿意多生的父母,也极少指望今后靠孩子来养老。在经济上,养育孩子是一种以自己的艰辛付出来给社会提供公共产品的利他行为。

  第二,中国家庭普遍特别注重孩子教育,具有中国特色的应试教育迫使家长不得不花钱上各种课外培训,既增加孩子的学业压力,又推高了育儿成本,使父母无力养育更多孩子。

  第三,城市家庭把只生一个孩子当成了默认生育状态。城市家庭普遍认为,只生一个孩子是正常的,而生更多孩子则需要足够的理由。这种把生育数量的默认值设定在完全无法维持族群正常繁衍的数字上的现象,是人类文明史上绝无仅有的。

  第四,长期以来,农村较高的生育率尚可补偿城市的极低生育率,但这点正在改变。农村大部分年轻人平时已经在城市工作和生活,面临着比城市年轻人更大的压力,因此他们的生育观念在向城市靠拢。

  尽管中国生育率面临多种下行压力,但中国人口在千年之后究竟会遭遇重生的奇迹还是消亡的灾变,现在还不能轻易下一个确定的结论。我认为,由于中国的体制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所以如果中国能够尽快全面放开并大力鼓励生育,并且能够有效提高生育率,那么中国人不但不会灭绝,而且还能够长期维持人口规模优势。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相关新闻

生育导致劳动力萎缩和经济问题?国人注意了!生孩子的问题有点多[1578010444]

热门新闻

突然!全国各地掀起了抢人潮,他们在担忧什么呢[1578010444]

中俄贸易破千亿,下步目标2000亿,俄罗斯却突然叫停,为何?[1578010444]

梁建章:如果让老大拥有二胎否决权,生育率会越来越低[1578010444]

友情提示

本站部分转载文章,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管理员邮箱:1042463605@qq.com